状 元 阁 社 团 交 友 思 想 书 店 社 区
加入书签 设为首页
帮 助 网站导航
  榕树咖啡厅 榕树快餐店 文学专题列表 投 稿

希望


  希望是什么?是娼妓:
  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
  待你牺牲了极多的宝贝——
  你的青春——她就弃掉你。
  ——裴多菲

  走着,走着,走着,在白昼,在黑夜,在整个雨季。

  一路这么走着。

  勇气慢慢衰颓了。山川挡住了去路,河流阻隔了退路,欲望却在增大,增大,再膨胀。看不见路了,雾气弥漫了视线,什么都消失不见。丢在身后的充满泥泞的路,连马车都不能行走。只有在夜里,也许我才能徒步前进。太阳底下,我不敢做梦。那无穷无尽的光和热会刺穿梦境直抵现实。可是我却在夏日里离乡。璀璨的夜明珠不属于我。

  我饱含热望。

  多年前,我尚且年幼,分不清爱恨、喜怒、得失,也分不清颜色和声音。

  也许,是人生太过吝啬,舍不得赐予这灵性的认知,那么,请给我希望,让我的魂灵和双手一样颤抖着去搏斗。

  我在湿润的春天,经过所有的日子,走着,又停下来,打量这沿途的蓬勃。万物复苏。

  突然,一切都似乎在充实,像不断鼓入空气的热气球。轻盈得令人愉快。我确信,在那些虚空了的灵魂和肉体之间,任何人都可以透过希望听见日子发出听不见的声音。

  青春和热血便有了用武之地。

  之后的岁月何以如此寂寞了呢?固定在:灿烂星光,盛开花朵,飞舞蝴蝶,萧索坟场……纵身于暗夜的青春,便也日渐凋零,衰老了吧。

  我只能歇息在日光里,观望,倾听,再看见。青春如炬,再次燃烧梦想。给予太阳底下最大的坟场以壮观的光芒。

  城市和乡村。始终矛盾,始终斗争,始终抵抗,始终虚弱。

  穿过前天的,昨天的和明天的风雨兼程,我在今天的羊肠小径上过渡。抵达终点。

  大地上更多的疼痛和死亡,我见证了血,铁以及火焰的灼热。一边燃烧,一边发光,一边叩望,一边绝望。夹杂在爱的边缘,风雨飘摇。

  是谁制定了准则让他们和我一样为难?

  为难,难为。为了今天,我和他们一样付出了二十年的代价,在多少年的希望中存活、涅槃、轮回。

  希望之于绝望,是那虚妄的生与死之门。

  2007-8-5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榕树下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榕树下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榕树下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榕树下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榕树下已非过去的榕树下,我们所怀念的,只是当初的时光。那个网站早已物是人非,我重新制作了网页,模仿着过去的时光,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秋水逸冰

 
本文共有评论888篇,已被阅读过123,456次 给作者写鸡毛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向朋友推荐本文


关于我 Copyright 2004-2016 秋水逸冰©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