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 元 阁 社 团 交 友 思 想 书 店 社 区
加入书签 设为首页
帮 助 网站导航
  榕树咖啡厅 榕树快餐店 文学专题列表 投 稿

都市夜生活


  这黑暗的夜,潜藏了多少暗流、凶险、疯狂、苦难,一切的一切是原罪吗?是欲望吗?抑或还是无奈?
  城市的夜,总是比乡下喧嚣和繁华,霓虹灯,歌舞厅,桑拿室,来来往往的人穿过不同的十字路口,见过不同的红绿灯,沉浸在那一日胜似一日的孤单,寻求刺激。
  我所见过的和没见过人,白天为谋一日三餐而四处打探,这城市的每一处繁华;晚上也不甘于躲在平淡的家中,顾不上白天的累,甘愿再次跑断腿,也要去寻那半响的欢娱。
  空旷得发白的路面,出租车依然奔忙在这城市的母体,像在寻找多年前丢失的时光,沿着大街小巷持续贩卖快捷。我所知道的夜生活,他们躲在黑暗的角落创造财富的梦想,传播着惊人的绯闻和祈祷。可惜我并不想效仿他们,即使他们对我有再多的诱惑。
  我只想在霓虹的闪烁下,有更清晰的视野解剖潜藏在身体里的叛逆。而白天里,他们安静而淡定地,小声议论隔壁新来的姑娘有些风骚。
  白天的面具被夜晚的真实谋杀。
  外强中干的男人,在越来越多的夜晚试图解脱自己疲惫的灵魂,却不曾料到,生活已经张开天网,悄然洒在这城市的犄角旮旯。
  有时候我奇怪这身皮囊,居住在里面的灵魂究竟以什么方式控制夜晚的人生?一到夜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双不相信的眼睛紧盯着车窗玻璃后的光怪陆离?
  广告牌在路灯下的影子白得有些吓人,我从中了解到爱情原来需要一个容器去盛放,这容器同时装满我们的欲望。倘若在城市里很多年,我甚至需要更多的容器。充斥一生的叹息,奔跑在这欲望的都市,敲敲打打,缝缝补补。没有人再愿意真正的相信,哪怕爱情。
  比如现在,我正接受黑夜的洗礼,那么在白昼到来之前,我必须理清这复杂的蛛丝马迹并期待纷乱来袭击这充满欲望的身体,好让内心的空虚得到完全的解放。我并不否认自己和他们一样有着最原始的肮脏和丑陋。
  谢绝春花秋月和附庸风雅,面壁而坐的夜生活,有着更多的不自觉。我也不必去感叹,他们的罪恶才刚刚开始。失掉了清澈的灵魂。最后还会剩下什么?谁都不去理会谁了。
  一样的疯狂和一样的贪慕,使他们用这刻毒的眼光,发现了暗流、凶险、疯狂和苦难。我要感谢他们。先知先觉总是走在罪恶的前沿。
  午夜的大钟响起,我看见一个出租车司机伸了一个懒腰,一头钻进了温柔乡。迟迟再没有看到他出来。我最终没有相信——我们那么美,那么罪。不管有人或没人的时候,我们都不该拿下,这面具。这样多好。
  于是故事就此结束。

  2007-9-17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榕树下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榕树下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榕树下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榕树下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榕树下已非过去的榕树下,我们所怀念的,只是当初的时光。那个网站早已物是人非,我重新制作了网页,模仿着过去的时光,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秋水逸冰

 
本文共有评论888篇,已被阅读过123,456次 给作者写鸡毛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向朋友推荐本文


关于我 Copyright 2004-2016 秋水逸冰©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