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 元 阁 社 团 交 友 思 想 书 店 社 区
加入书签 设为首页
帮 助 网站导航
  榕树咖啡厅 榕树快餐店 文学专题列表 投 稿

慈悲


  1、
  比夜更黑的是心,没有比心更黑的了。

  世界就此沦陷于一片孤独的恐慌。在两颗心相互对视时,谁比谁黑?
  在这黑暗充盈的瞬间,我猛然发现:
  心,真的是火红火红。

  2、
  一个人限于飞短流长的岁月,连跳跃都是局限于内心。
  ——扩大视野。
  极目处,灾难如山洪爆发。无数次念及的震撼都源于一时贪欢,快乐难寻如流金岁月悄然逝去了无踪迹。远足者感受到天堂的召唤。
  剩下我留恋平原枯树老枝上那一弯明月。
  谁能抚平时间的伤啊,积淀许久的尘埃,怕也是蒙蔽了日月的光辉,叫我欲一睹明镜里而不能。

  3、
  仍然是黑暗,堵在我的心门前,将我遮掩得严严实实。
  我瞧不见,摸不着,动不得。只能长久地想像:天堂里的镜子是否如蓝天白云下的湖面般能倒映出山峦与丛林的绰约。
  佛乘洪流渡人间一切苦难,可欲海上泛滥着过往船只,扬起白帆阵阵。不见掌舵人。
  我缩小自己,一任思想跋涉在泥泞之路,在文字的洋流中淤积,深埋。
  这样依旧杂乱,依旧纷繁。我解释不了内心。

  4、
  远方的每一处都充满未知。所有人在探寻、注视、破解、诠释、决斗。
  生命真谛在脚下流淌。路与谁不同,于是各走各路。
  舍弃一颗仁慈的心,蜿蜒的生命里只见到黑。我已被污染得遍体鳞伤。
  仅剩的良知告诉我——菩提已经永远的死去。
  山川静默。河流无语。森林叹息。
  谁还能庇佑离家出走的孩子,尽管他穿着鞋子流浪在贫瘠的土地上?
  ——理想终究已经不可能实现。

  5、

  当又一次的太阳升起,我听到了割草机的轰鸣。青草的味道很疼痛。
  我该服从谁的安排?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涌上心头。
  我真正感到沉重。

  2007-7-30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榕树下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榕树下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榕树下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榕树下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榕树下已非过去的榕树下,我们所怀念的,只是当初的时光。那个网站早已物是人非,我重新制作了网页,模仿着过去的时光,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秋水逸冰

 
本文共有评论888篇,已被阅读过123,456次 给作者写鸡毛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向朋友推荐本文


关于我 Copyright 2004-2016 秋水逸冰©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