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 元 阁 社 团 交 友 思 想 书 店 社 区
加入书签 设为首页
帮 助 网站导航
  榕树咖啡厅 榕树快餐店 文学专题列表 投 稿

长诗:生根的执著以及狗尾草般的青春

  一、

  宿命,或者一场暗喻
  注定得不到的错位游戏
  我们擦肩而过,不断失望和希望
  呓语从青色的季节里闪现
  荒凉与生机相互缠绕
  蓬勃着一场声势浩大的青春

  我朝着风的方向膜拜生命
  过往的日子飞奔至理想的尽头
  始终前进
  透过音乐或文字的表象证明
  我曾来过这里
  得到燃烧或者重塑

  在我所熟悉的村庄以及城市
  有着一场小雨过后的清新
  梦里人生的过程匆匆
  遗失许多花开花落
  那个隔岸相望的女子
  撞痛了我年少的心

  如今,深秋的枝头空无一物
  让我想起了一次属于清晨的离别
  春天就在歌声中一点一滴地漏走
  相信下一个三月
  必定天生丽质

  很多次,我站在青春的边缘
  幸福得糊涂起来
  我不记得路上有寂寞
  我甚至以为这段旅程已经抵达

  最后的结局不是终点,只是
  从起点出发的一次遭遇
  想起你在一棵香樟树后躲躲藏藏
  与我若即若离
  即便我轻轻握住的是天涯海角
  我也不敢肯定
  这是不是一场笑靥如花的妄想

  秋水依然深沉,我依然执著
  我不想乘一叶扁舟远去
  像千万人一样奔赴辽远的远方
  东风吹破如水年华,吹皱如梦青春
  让一年一年的岁月,层层堆叠

  多年来,我一直在追寻自己真实的倒影
  并独自坐在窗下,承受黄昏的实质
  这朵盛开的金菊照亮我的额头
  拯救并点燃阴沉的思想者
  让我领略
  晚风轻吹,群鸟啁啾的境界

  花儿一朵一朵地绽放
  阳光一点一点地温暖
  这些连缀而茂盛的片段
  使青春有一种穿透认知的张力
  我精心缝补心灵的口子
  在暮色四合的傍晚静静凝望
  村庄、田野、老屋、打谷场以及
  炊烟中的清纯与真实
  或许,这使人成长
  抑或是一无是处

  当年我跨过河流和山峦
  就像跨过一朵白云一样轻盈
  南方有潮湿的季风
  在桥梁与桥梁之间驮负着夕阳和大地
  升腾的还有我的炽热抱负

  朝圣者络绎不绝,他们种植火种
  沿途我看见了生命的欢畅
  饱览胜景并抵达圣地
  下一个季节花儿就会凋谢
  但埋藏的火种有成为火山的可能

  油灯亮了,灯下有母亲的辛苦
  其实灯光的微小已在情理之中
  我不止一次看清
  母亲眼中很大的希望
  我不敢低头
  生怕一不小心就会丢失藏在黑夜中的
  一滴泪

  我还要临窗而立,思考下一个到来的冬季
  并为此跋涉半生
  用笔或岩石洞穿尘世的深度
  踩下真实或虚无的脚印

  这是我命运的注定和结构
  我可能为一湾逝水而倾听
  起体验卑微的自尊

  他人高歌,我在微笑
  记忆深处有我伤痕累累的手指
  不断蹉跎生活和岁月

  十指弯曲,攥紧爱的种子
  苍老的脸庞,堆积几十年悲喜
  难以说破
  我们痛惜所有爱的无私
  当我历经磨难后醒悟
  怎能感受回归自然的阵痛?

  故土上,我最终生根
  完成发芽,成长以及开花结果的过程
  这并不意味着我在奔跑的途中
  腐烂了方向

  远处有山,近处有水
  在我生根的土地上
  再种上花草和庄稼
  便丰富了整个村庄的想象
  如有人问道
  我会坦承我延伸了作为种子的
  价值

  热血泥泞,生命的灯盏绵延不息
  在父辈倒下的地方
  会有新的路标竖起

  二、

  生活起承转合,安排一幕幕命运

  我很想聆听一次夜莺的歌唱
  可惜冬天冰冻了这种温存
  月光亲吻情人的脸庞
  羞红了半边
  我便在这永恒的夜
  纪念一段伤逝的暗恋

  夜霜没能把忧伤结冰
  我看着它蜿蜒爬上窗户
  走进我的视野
  我转身离开,不再惋惜
  没能把春天留下

  从此牵挂着每个日子
  时间的地铁口
  站满离别的情绪
  我找不到一个恰当的比喻
  来形容有一只青鸟飞进了我的梦中

  已经淡忘或者模糊
  很多人的模样不再明朗
  或许他们都老了吧
  在时光里摇来荡去
  没有人注意一株心草的枯荣
  我静静走过
  以一颗辽阔的心走向四方

  我在一张白纸上荡漾
  偶尔写字
  偶尔想象世界
  不敢贪恋
  只是浅浅地品尝一下
  青春的滋味

  在秋天深处幡然醒悟
  我要赶在火焰冷却之前
  收藏体温和激情
  以便顺利越冬
  我还要在下一个春天来临后
  抢先融化自己
  像桃花融化在第一缕春风
  像爱情融化在最初的盲目
  像烟花一样,悄然绽放

  我还在寻找什么?
  是一张从照片上揭下来的微笑吗?
  还是一封从未寄出的情书?
  青鸟已经飞走
  梦的脑袋里
  仅仅有梦

  我学会等待,等待
  一条路的诞生
  然后我踏着我的过错前行
  覆盖一切
  很有可能在温度适宜的时候
  我会长成一株恒温植物
  站立着思想

  甚至对于生活
  我和我的灵魂
  都司空见惯或熟视无睹
  我走过一些地方
  走过寂寞,留下印象
  以及一本本关于意识的文字

  目标是确立的东西
  错误却是从一开始十时计数
  我所拥有的
  更多的是我得不到的某种诱惑
  某一天里
  我看见了夏娃和亚当
  偷吃了禁果

  不知道这是我的第几次幻想了
  流水遏制不了大声喧哗
  那些野蛮的动作
  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幻想逃离,每天看破一次红尘
  然后痛苦等待一次睡眠
  最好
  还要让所有草木做伸展运动

  离开炊烟和我放牧的牛羊
  我被母亲的眼神牢牢关怀
  有一天如果我筋疲力尽
  我会想起乡下的某个角落
  有我巨大的幸福和满足
  那样,我和我随身携带的灵魂
  才不会口渴

  三、

  人口稠密,青春众多
  我无法逃脱
  在贫穷与富有之间
  在媚俗与高尚之间
  在严肃与俏皮之间
  在玩笑与游戏之间
  我必须有一种选择

  生活正激烈上演超级繁华
  我的流离失所
  惊不起一滩鸥鹭

  张望另一条出口,我终于
  看见一种可能
  时间在流入历史以前
  会产生更为庞大的孤独和寂静
  我们终于离理想仅
  一步之遥

  寻觅仍在继续,带着兵刃的脆响
  就等着狼烟的一柱擎天
  我们杀出泥土的城墙
  纷纷爬上枝头
  在阳光下油油地招摇

  岩石风化严重,铁生锈
  这些坚硬的品格还要进入
  炉火,再淬炼一次
  让目光难以穿透

  秋雨过后,春天拱出地面
  中间省略了若干苦难
  当上帝突然微笑了
  是否可以证实
  我们中的某个人得到了命运的垂青

  一切迹象表明
  青春的骨头正在长成

  2005-11-15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榕树下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榕树下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榕树下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榕树下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榕树下已非过去的榕树下,我们所怀念的,只是当初的时光。那个网站早已物是人非,我重新制作了网页,模仿着过去的时光,却再也回不到过去。——秋水逸冰

 
本文共有评论888篇,已被阅读过123,456次 给作者写鸡毛信  查看本文的评论  向朋友推荐本文


关于我 Copyright 2004-2016 秋水逸冰©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